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韩叶】长辈的书


自己点的文作的死哭着也要圆回来…天津卷《重读长辈的书》,cp韩叶。
——————————————————
伯伯(bai)的书很少,属于他和父亲两个人的书架上只有一半是他的,放在最高层的架子上,跟父亲那些珍贵的书一起好生收藏着。与其说那是一本书不如叫它手账,牛皮封面上只有简单的花纹,没有题目,没有作者,扉页上并排印着两个手写的名字:韩文清,叶修。
父亲说韩文清是伯伯的爱人,但是印象里伯伯似乎还没结婚。
很小的时候曾因为好奇偷偷把那本书拿下来看,当时短腿短手的蹬着凳子爬上书架,努力摸才能摸到粗糙的书脊,指甲扣进去使劲一抽紧紧把那本书握着举上头顶,却无意间带掉旁边的书,书页翻动着坠落书架,父亲夹在里面的纸质材料漫天飞舞,小小的我就这么举着书和门口赶过来的长辈们面面厮觑。
“两个爸爸?”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伯伯,他和父亲的长相一般无二,只是气质要更随性一些,小时候还不懂什么是随性,只觉得他比父亲要好说话,知道自己做了错事三步两步蹦到他身后,一手牵住垂在身侧的手,一手紧抓着拿下来的那本书。“我要温柔的这个爸爸!”
父亲生气却不好发作,与他面貌相似的男人却哈哈笑起来,头顶被一只手使劲揉了揉,我这才注意到这个人的手好看的要命。
“我才不是你爸爸,我是你伯伯。”他注意到我手里拿着的牛皮书,蹲下来指指它,“好奇吗?过来我带你看,让你爸收拾屋子。”
“好!”
伯伯不管面色不善的父亲,自顾自的牵了我到客厅里,拍了拍腿让我坐过去。他给我讲了好多故事,他同事的那些叔叔,与他关系最好的姐姐,争斗了十年的对手,提的最多的还是他们的荣耀。伯伯牵着我的手轻轻触在扉页的名字上。
“韩,文,清。”他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念,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淡下去,眼睛弯弯的,分明是同一张脸却觉得伯伯比严格的父亲要生动许多,“记得没有?”
“记住了!不过这个人的名字为什么要和伯伯的名字写在一起?”
“因为他很重要啊。”伯伯说的认真,伸出一根手指触在那个名字上。
“重要是有多重要?”
“你喜欢喝果汁吗?”
“喜欢!”
“那就是十瓶果汁那么重要。”
十瓶果汁是有多重呢…我傻傻的想着,眼睛跟着他翻页的手一页页的看过来,像父亲的重要资料一样,这本书里也夹着不同的纸条,某月某日旅游,某月某日争吵,某月某日叶修胜,不怎么严肃的充满了生活气息的句子。
“这个人是谁?”肉肉的手拦住要翻页的手,指着书页里夹着的照片问着。
“韩文清啊!”
“那这个呢?”
又是一张照片,年幼时就像健忘一样记不得脸,每看见一张照片都抬头问他,他一遍遍重复着,嘴唇开合,完全不见不耐烦的神色。
“韩文清啊!”
“是韩文清啊!”

伯伯不常回家,几乎几月才见一次,后来伯伯好像和爷爷吵架了,那天第一次见爷爷发这么大的火,父亲眼圈红红的抓着叔叔说着什么,晚饭后奶奶把伯伯带到房间里,那天我被吓得不敢睡觉,趴在自己房间的门缝边上偷偷看着大厅上的灯亮了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再醒了的时候看到伯伯站在我房间的窗口抽烟,我一直以为他不抽烟,虽然他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但从没见过他在我面前抽烟,被奶奶叫去谈话的伯伯好像累坏了,我坐起来光脚走到他旁边他都没注意,伸手轻轻拉了拉他衣角。
“伯伯早安。”
“早啊,长高了啊你。”他抱歉的笑了笑,把烟按灭在窗台的烟缸里,蹲下身费劲的把我抱起来看着窗外,远处的天红彤彤的,清晨的味道混着他的烟草味飘进鼻腔,“你看,天亮了,伯伯该回自己家了。”
“伯伯什么时候再过来玩?”
“我也不知道啊…工作忙了,可能没时间回来了。”
“那,下次回来记得要陪我玩啊,这次都没陪我。”
“好。”

那之后伯伯的工作好像越来越忙,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他,那本书也不再被束之高阁,改放在父亲的书桌上,偶尔想伯伯的时候就坐在书房里拿着书翻看。
“某月某日,难得和老韩出去一次他居然断我烟,算了断就断吧,他开心就好。”
“某月某日,这赛季他好像一直状态不好,找时间约个jjc吧。”
“某月某日,老韩这人好像真当我退役了,带君莫笑回去吓吓他。”
“某月某日,“龙抬头?是谁在台上!”哈哈哈哈镜头里的老韩太傻了,等我回去。”
“某月某日,又一个冠军,服不服。”
“某月某日,在一起十年了哎嘿。”
不知不觉那本书已经翻到了最后,书里的照片,纸条上的文字,仔仔细细的又看了个遍,最后一页是一句不属于伯伯字迹的手写。
“十周年,我爱你。”
没有署名,但是这行字是谁写的心照不宣。我的手指不自觉的摸上那行字,却发现被夹在书皮里的这一页后面竟然还有一张纸条。
“某月某日,三十多岁了,私奔吧老韩。”

评论(4)

热度(49)

  1. I'm blue.沈笑闻 转载了此文字
    啊……太太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