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一八】婚礼

#翻翻夫人的lof顺手也把自己的这篇发上来
感谢看到最后的人。

若是倒退个十余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心心念念护着的是一算子。
面前的人一袭红色长衫,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也被一条红色绸缎替代遮在眼前,整日在自己面前没个正形的算子此时倒显得沉静儒雅。仿佛是吃酒吃醉了,觉的面前这人比平日里更发的好看,半跪在人面前,执起搭在膝盖上的手放在唇边轻吻。

半月前,好不容易将那大小姐打发回去便去香堂请他搬回府上,这人思索片刻,一语惊人。
“我要佛爷准备婚礼,以正主的身份入住张府。”
想来也是北平的尹小姐给这人委屈受了他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同样是任性,从这往日温顺的白净书生口中说出来,却显得乖憨可爱,竟看出了一丝委屈。勾唇笑起来,握紧人手。
“张某明白,自不会委屈了八爷。”

女人家对这种事都是意外的热衷,六爷家的白姨一听便拍手叫好,说着要做媒人云云;三爷嫂子听闻消息迟疑了一下,还是笑起来主动要操办婚礼事物;霍家虽是有过节,也备了礼,道声恭喜;府上的小丫头们自然早就习惯了八爷在府上,疑问都省了,都开始忙碌准备着喜事,估计也是头回府里有热闹事,管家直接以佛爷不懂这结婚的繁文缛节还是不要插手将自己请了出来,撒手掌柜倒也乐的自在,上门通知了九门其他几位后便不在多问。
婚礼自是顺利的,陈皮也只是刚来逞两句口舌之快被副官和二爷压下去,安静喝酒吃菜,二爷看似心情不错多喝了几杯,主动站起来给众人唱了一小段,五爷也是个好热闹的,尤其是老八的热闹,送回房时还放了三寸丁绊算子的腿。
挨个敬了酒后就被那一群人嫌碍事赶回卧室,摇摇头嘱咐了副官照顾好几位爷便上楼回房。已有两三日没见那算子,想的厉害。迎亲的把人横抱起来的时候这人蒙着红缎子双臂抱紧了自己脖颈,想必心里也是跟自己一般想法。站在卧房门前深吸了口气,推开门,那人身着喜服安静坐在床边。
从此,你便是我一人的。

站起身将人眼上的绸缎摘下,算命的盯着自己看了一会,弯起圆眼露齿而笑。
“爷,新婚快乐。”
像是被那人感染,勾起唇角,双手放在人脸侧,拇指按在深深的酒窝上。
“这话听着倒像是我跟别人结婚了。”
“那,爷,娶我高兴吗?”
自然是高兴的,整日里宝贝似的护着的人现在完完全全是自己的,喜不自持。
双唇附上对方的。
新婚快乐。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