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八一八没差】小算盘八爷

#小九门竹马竹马,私设如山
#好好好八一我也写的了
#轻松向

齐八爷在成为著名“佛吹”之前的好多好多年里都是专业坑佛,佛爷家里小到一日三餐,大到张启山本人他都惦记着。
小时候的张启山好看啊,大户人家的少爷出落得也是白白净净,笑起来露着一口小白牙,穿着小号军装也是像模像样,小八整天得空就拽着他在大街上乱转,一口一个张家小哥哥喊得好听,张启山也乐在给他买各种小东西,却不知道小八心里的算盘打得噼啪响。
“使唤下人多没劲啊,后面跟这个当兵的买这买那的多有面儿!”
其实不光张启山,张家上下都喜欢这个见人先笑的小八爷,小小的人却懂规矩,见长辈大大方方作揖行礼张父也是喜欢得紧,这小孩偶尔拽着自家儿子偷跑出去玩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但是小八却不很喜欢这个张叔,因为张家小哥哥自从跟他去兵营,黑了结实了,也不爱笑了,想要看他像以前一样咧嘴笑笑小八得磨好久的嘴皮子,有时张家小哥哥还嫌他烦把他往外赶。
小八委屈极了,以前张启山本人可都是自己的。

这日,张启山照往常到军营里训练,小八百无聊赖的在偌大的张府里逛着,这么多年他也只是熟悉张府的厨房和饭厅,像是书房卧室都是不请不进的地方,年幼丧父的他更懂得如何不惹别家厌烦。
闯祠堂本不是他愿意,推门看到桌上立的牌位小八也吓了一跳,紧了几步跪在团蒲上,道了声先人莫怪便起身打算退出去,抬眼便看到一个明显比其他更新的牌位上书张父姓名。
小八爷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那块冰冷的牌位,想起家里那位在自己还不懂何为死亡的时候便去世的老爹,想起张叔半年前带着张启山走时还吩咐自己可以随时来张家,想起从未谋面的母亲…膝盖一软跪回团蒲上,拱手长揖,郑重的磕了三个头才退出去。

“张叔,您走了本来就少了个人疼小八,还把启山的感情也带走了…”
“张叔,您放心,我就算逆天改命拼尽全力也要让他好好的活在世上。”

后来张家小子变成了张大佛爷,齐小八也被人尊称一句齐八爷。齐八爷一世帮佛爷出谋献计,俨然一副乱世诸葛的样子,明里暗里的也为他取过不少人的性命,助他打下江山稳固兵权。
然而熟悉齐八爷的人都知道,他最得意的事不在于此,而是惦记的一日三餐吃上了,惦记的人娶上了,这张家主位,坐的舒坦啊。

#谁说八爷不黑不能攻。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