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大约是二爷的一些牢骚

夫人丫头爱鉴:
距你离去至今已有一年整,思念之心书不尽意。
近来桃花缠身,苦不堪言,只因说媒那人是佛爷新婚夫人,不便直言拒绝还请夫人谅解,莫要生气。
家中红帐无人打理,这东西有脾气,为夫的手笨,无法像夫人一寸寸过水好生伺候,便自作主张收于柜中。
陈皮做了九门四爷,自然不便再留红府。夫人说他还是孩子,现在与我一般高了,该放了他,不必挂心。
红某遇见你,生生世世便只有你一人,还望夫人在那奈何桥畔好生照顾自己。

夫二月红

后方二爷碎碎念还请各位只当一乐?
===========================
我是做错了什么被硬塞一个莫测…还被张夫人莫名其妙的骂了一顿。
张夫人你不能因为自己成了张夫人就肆意妄为。
就算我要续弦为什么我不选择青梅竹马的锦惜或者温雅端庄的大土司?
气闷。

来自一个觉的丫头有万般好别人不抵她一毫的二爷客户端。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