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与子同袍【一八】

#茗哥微博戳心极了…语无伦次
张启山第一视角。

战火烧到了长沙,似乎是突然之间丢了白日,整个天都因为炮火连绵而阴沉,东瀛人就像蟑螂到处躲藏,打都打不尽,别说士兵,就算是自己整日厮杀都开始觉的疲倦。
下了战场坐在营帐里,脱下上衣自己找药准备包扎,副官来报说八爷来了。心下奇怪,他家香堂已经关了些日子,本以为他已经逃到安全的地方,真是…何必回来。
唤了人进来,那算子拱手一笑,不说兵不说势,只是挽了袖口蹲下来帮自己包扎伤口,他不愿说自己也不多言语,没说的道别,可能今日就是了。垂眸看着那人认真的侧颜,清洗伤口,手指蘸着药膏涂抹在子弹擦过翻着血肉的伤口,那人动作轻缓,还像对待孩子似的小心的吹着,倒不觉得疼。沉默瞧着,从心里想延长跟这人还能相处的时间。
“好啦!这帮鬼子真是无法无天了,张大佛爷都敢伤了。”
算子看着包扎好的位置咧嘴笑起来,下一秒便没心没肺的伸手要拍,回身往后躲了下,白了那人一眼拍拍身边的位置。
“八爷今日过来,可是有话要说?”
“哎,佛爷料事如神。”老八的神色一如往日,风轻云淡的笑着,明眸皓齿,好看的像仙人,“老八最近这些日子已经安排好下人,打点了行李,堂口的东西也都在别院安置好了。”
“八爷这是…来跟我道别的?”
“佛爷别急啊!”那人笑意加深,眼眸清澈,站起来朝自己作揖,“老八已经没有牵挂了,所以,求佛爷收留。”
“你齐家不是不从政不从军?”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盯着人看了半晌,忽地从心里觉的痛快,痛快到想笑出声,站起来紧紧握住那人双肩。
那天夜里开了一坛酒,本知不该多喝,却还是喝了个酩酊,醉里恍惚看到那年救了他后他三番四次的帮衬自己,抱怨着东奔西走,每次都想着果然没有看错人。
“老八…我张启山,这一辈子没交错你!”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