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月盈人聚【一八】

#不忍直视哦…

八爷一直不太喜欢吃月饼,自幼年丧父便知自己这窥天命之人不宜有过于亲近的人,成年后便早早散了家中原有的伙计,看那满伢子虽是做事马虎但也没出过大的差错,也就留了这一个年纪小的里外照应着。小满也是有家的,中秋夜留在堂口也不妥,一个人虽是自在但也冷清,越发的不愿过这团圆日。
“月饼对这日子来说,还是太甜了啊。”
张启山也是不愿过中秋的,但总归是有个副官在身边,月圆夜喝杯酒就算是过了,问起他为什么不乐意吃月饼,只道是吃不惯。

二人熟络起来的第一年中秋,算命的早早便关了堂口提了一盒月饼拜访张府,当兵的只像平常让他随意,眉心却是皱的。八爷心思透,在书房里转了几圈瞅着原本面无表情的人被自己逗得有了点笑模样才拱拱手退出去。
晚饭的时候张启山才放下文件,走出书房看到那人穿着长衫甩着袖口扇风。中秋之际七月流火,哪还有这么热。
当兵的心下觉得好笑,走过去在八爷面前站定,原本还百无聊赖的人眼睛立刻亮了起来,站起来作了个揖,吵闹着腹中饥饿拉了他便往餐桌走。
“八爷带来的月饼不一并带过去?”
算子摆摆手径直走到饭桌坐下,斟了两杯桂花酿一杯手持,另一杯推到主位,待张启山入座执杯开口。
“佛爷这府上什么都不缺,只差一位照顾起居的夫人,中秋月圆,老八祝佛爷寻一佳人白首不离。”
语罢,不等旁边的人开口便将盅里的酒一饮而尽。二人各有心事,酒桌上虽是不冷清菜却不见下酒倒是见了底,八爷的椅子早就挪到了主位旁边,半个身子都倚在张启山身上,那人也不恼,自斟自饮听着醉语胡言,说着生意上的不顺,说着这么多年中秋节都是他一人,说着他父亲早年去世。
算子是话多,但以前多是哄自己开心的话,现在这样毫无隐藏的倒苦水倒是头一遭。
八爷像是真醉了,眼镜上沾着泪水嘴角却噙着笑,这会儿又拽着身边那人要给他看自己最近在梨园听得戏段。当兵的放下手中的酒杯,反手将人扣住按在自己肩上,刚刚还闹腾得厉害的人瞬间安静下来。
一物降一物,能降得住八爷这张嘴的,除了枪杆子也就面前这尊大佛了。
“八爷看人看的透,我对你的想法你早就明了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
“佛爷啊…谁想看的这么清楚呢,说是仙人独行,谁不怕个独字。”算子伏在当兵的肩头痴痴地笑起来,“看得透身边人得报应,看不透又没资格在佛爷身边。”
这话说得暧昧,张启山只是握紧算子的肩膀沉默着,沉默到算子都觉得这人已经醉酒睡着了才开口。
“那你便一辈子留在我身边,看看到底是我的命硬还是你的报应硬。”

八爷还是不很爱吃月饼,逢人问起便弯起眸子像是得了什么便宜似的:
“这团圆日本来就够甜了,在加上这月饼,过啦过啦。”
倒是长沙城的那尊大佛,每年中秋有人送了月饼也会挑着留下两块,剩下的就让亲兵们各自分了,不过老茶营那算命的送来的月饼他会单独留下不让人动,着人备了桂花酿便坐在客厅里看着文件等人来。
“哎佛爷!久等了!”

若得长圆如此夜,人情未必看承别。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