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偷闲【一八】

#只是想表达这乱世里只有这小香堂才能偷得浮生半日闲但是好像是么得写出来

人定时辰,香堂侧的厢房里还点着几盏灯,八爷一人整衣坐在根雕茶海前泡茶。
这茶海是前些天佛爷差人送来的,上百年树龄的巨大树根,雕刻龙凤甚是精致是个好东西,但这百年老树早有了灵性,放在室内是物大欺主,只能腾出来一间空屋单独做一茶室。
“八爷在这厢房里喝茶好兴致啊。”
当兵的带着初秋夜露踏入原本清寂的厢房,算子抬眼透过镜片瞧了那人一眼,拱手请人坐下,奉上刚泡好的铁观音。
“闲是闲非休要管,渴饮清泉闷煮茶。老八我啊不像佛爷日理万机的,得了这茶海自然是新鲜的整日坐着喝茶卦摊都不想管咯!”
张启山摇摇头,这算命的对他到底有多少怨他算是看出来了,一句话里字字带刺却还让人挑不出毛病,直接坐到主位旁边,伸手抓住身边人微热的手,用力握紧,侧头眼中带笑。讨好似的小动作倒是让故作疏离的人态度软了下来。
“我说佛爷您,别说多重视算子我,多少走点心啊,大户人家尚且不敢把这东西放在屋里,更别说我这小香堂了,您看看我这本来就命薄可是受不得成精成怪的东西欺负。”
那人哔哩吧啦抱怨了一堆,当兵的又不傻,当然知道这只是他发泄这些日子苦闷的借口,要是真不喜欢早就给自己退回去了。
另一只手环在对方腰上,虚虚搂入怀里,下巴亲昵的蹭着人肩膀,凶兽突然撒起娇来更是让人招架不得。齐铁嘴认命似的瘫在身后人怀里,嘟嘟囔囔的不乐意。
“那尹小姐,送都送回去了,你倒好,她嫁给北平的军阀还多管闲事的跑过去看她,给人家送礼物就是胭脂水粉二响环,我这本来就每天堂前忙的不可开交你还给我送消遣的东西,让我看的着没空用是吧。”
八爷自知这话说着像是妇人无理取闹,但这些日子张启山的所作所为实在让他醋得很想的很…也气的很。两三日而已竟这般耐不住,不知道是气那人还是气自己不争气。
“要不然…我给八爷也送胭脂水粉来?”
当兵的半晌没说话,开口居然是这句,气的八爷差点拿笤帚把人打出去。坐直了单手指着军阀的鼻尖。
“嘿我说你!”
“我想你了。”这次八爷没还嘴,或者说惊得没法还嘴,当兵的整个人凑了过去,嘴唇轻轻碰着他的,说话时上下扇动弄得他怪痒却不想躲开,“北平战事吃紧,上峰交给我去北平处理正事。”
这次八爷彻底没法开口了,朱唇被堵得死死的,灵巧的舌头在口腔中搜刮,直到难以呼吸抓紧那人衣领才被放开。
“曾经沧海难为水,没人比你再和我心意。”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