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中元【一八】

“别忘了给你八爷爷…”
“烧纸是吧——我知道的爷爷。”
话没说完就被自己孙儿抢了过去,坐在院里望着提着烧纸的年轻人无奈的摇摇头阖眼,摆手让他去了。
这些年越来越觉的老了,九门这一辈的人越来越少。
十几年,或者二十几年前的一日晨起,喝茶时杯把突然断了,茶水撒在地上在地上飞溅,心里猛地一沉,没来由的一个念头钻进脑内——那人终是比自己早去了。自那年起便让小辈烧纸的时候给他烧上一份。
年轻时总说不信命不信鬼神,但总是信他的,就像九爷说的,那齐八半瞎半仙,想给谁托念想的时候就真的能传达到。就像日本人刚侵入长沙时把他绑了的那天,自己衬衣领上的扣子突然掉了。
这一世,终是自己对不住他。
他齐家人有三不算,破了两例,算了奇闻异事,算了姓张的。好不容易决定放他走的那天,他要了自己的生辰,那一次没煞风景的说出不信命的话,看着对方掐起手指,半晌,那人就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瞳孔收缩,额上冒出冷汗,匆匆朝自己鞠了个躬,讪笑说着不愧是命里有三味真火的人云云。
说了什么早就忘了,老八这一生跟自己说了好多好多的话,现在却连他说话的样子都模糊了。
“八爷,你可算到我什么时候去找你?”
睁眼便是浩浩夜空,而时间似乎比这浩浩还可怕,记了一辈子,藏在心里一辈子的人就这么被强行从脑海中抹除。
那夜,睡的异常踏实,梦里不再是战火纷飞血肉模糊,而是那人明眸皓齿,手上摇晃着枝条牵着小驴悠闲的往前走着,看到自己后笑得眉眼弯弯,几乎要跳起来招呼自己。
“哎佛爷!我在这呢!”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