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头七【二丫】

自那日昏迷在二爷怀里,便一直昏昏沉沉不得清醒,身体觉得很轻,仿佛回到了年少的日子,梦中看到那翩翩少年将自己带到梨园后院,身段柔软婉婉而唱,少年清澈的嗓音由远及近,温润优雅就像那人的性子,他说丫头要是愿意听,我就在这梨园里为你唱一辈子。
只是我不过是一面摊丫头,又怎配得上。
恍惚间又回到二爷出手相救的那日,深夜他叫了戏班的几位伙计,带着家伙,人定时出鸡鸣才还,心下清楚那人是去做什么,却不问,只是在家奴通报二爷进城之后煮好一碗面放于桌上待他回来。
丫头只是一面摊丫头,幸得二爷青眼相救无以为报,只能煮好一碗阳春面等你回家。
再后来就看不清了,越是近的回忆越是想不起来,陷入深深的黑暗,独身一人却不觉害怕,就在黑暗里缓缓的走着,隐约间看到前面有一抹红色,抬头红府二字映入眼帘。
到家了。
抬脚跨入门槛,二爷一袭红衣立于院内,舞着双剑。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愁舞婆娑…”
不愿打扰那人,静静坐在石阶上,嘴角扬起听着动人的戏腔,一曲唱罢,精致的脸上却带了泪痕。
二爷,丫头这不是好好的?怎么哭起来了。
站起来手持手绢快步走近,那人确是像没看到自己只是怔怔的望着前面,片刻,双膝触地朝门而跪。
“丫头,你怨哥了吗,头七还魂也不愿来看我…”

头七…
是了,自那日起昏昏沉沉已过七日,原不是昏迷,而是…
摇摇头半蹲在那人旁边,明知他感受不到却还是想陪他再多一会。你我从陌生开始,就算相伴一辈子奈何桥过也再度陌生,一生最好的运势用来与二爷相遇了,相伴这十余年已经是奢侈,丫头别无他求,只要二爷身体康健,长命百岁。
哥,你护了丫头一辈子,下辈子让丫头护你可好。
再见了,二爷。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