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糖炒栗子【一八】

#写完觉的不是糖炒栗子,是糖炒狗粮…

入秋了,第一茬栗子新鲜,街边的干货店已经开始吆喝起来糖炒栗子。
齐八爷就好吃这口,奈何这入秋“干活”方便,来买货卖货的人来往不断,小香堂里不说人满为患吧也是没个闲时,每次想起来吃这个的时候附近的摊子小店要么卖完了要么收摊了,整天光听吆喝吃不到,馋的八爷铁观音喝着都不香了。
恰逢这些天军队招了一群新兵,张启山想着把新兵都交给副官训到老八那偷闲喝杯茶,那人却一直都是懒懒的,有客人的时候晾着自己,没客人的时候也不怎么说话,眼睛总瞟着门外好像在等什么似的。一连两日都是这样,大佛爷从来没被老八这么不重视过,有点气闷,打了声招呼就到门口的茶馆要了壶茶自斟自饮,耳边都是小贩的叫卖声,有点心烦。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勾起唇角笑起来。

直到中午午饭时张启山才回来,怀里揣着什么,一言不发坐在桌前,齐铁嘴缩缩脖子有点犯愁,不知道是谁惹了家里这尊大佛,还没来得及去算,桌前那人忽地笑起来,把怀里的东西塞进他手里。
喝,真香。
打开纸袋熟悉的味道钻进鼻腔,一粒粒被剥好的栗子完好圆润。八爷知道他家佛手巧却不知道他还这么细心一颗颗剥好了塞在怀里带过来,鼻尖竟是有点发酸,干咳一声咧嘴对着面前那人笑起来。张启山无奈,他发誓这是这两天老八第一次私下里对他笑,手上使劲,将傻笑的人囫囵搂入怀里。
“我还当你是这几天累的心情不好,原是馋的。”

那一下午,老茶营尽头齐姓的算命先生心情好到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一杯清茶一盘栗仁精精神神的,也乐的多说几句。
军阀头子坐在后堂,修剪着为剥栗子弄得不齐整的指甲。
一袋栗子,换仙人展颜,也值。

评论(1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