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斯德哥尔摩【一八】

#后半佛爷第一视角,切开黑八爷。
#有bug,逻辑不清,见谅。

——据说有一种人,会因为被囚禁,被虐待而爱上施虐者。

“全长沙人都知道张启山独身闯入东瀛人的武馆,救了九门八爷后名声大噪…”
旧街尽头,一个老乞丐用棍子支撑着身体,身边站着一个小乞丐,拿着刚刚从包子铺偷来的几个包子和几个银元。
“愿意听一个完整的故事吗?”
“那年张启山刚到长沙,还没有多大的势力,却中意于齐八爷,那精明的算子自是知道他的意思,百般躲闪,当兵的没这么大的耐心,直接堵在他的香堂里,待齐八爷归来便将其吊于房梁之上驱赶了下人,囚禁其中,长达数日,个中之苦之痛只有齐八爷自己知道。之后日本人闯入香堂,本是想劝诱八爷,却不想看到这般景象——鼻青脸肿,嘴唇干裂。之后就如众知…”
老乞丐话没说完便有一群人骂骂咧咧的冲过去,喊着小偷把两人揍了一顿,老乞丐被打倒在地无力起身,另一个人早就跑的没影。逆光里一个穿着长褂的男人走了过来,嘴角依旧是和善的浅笑。
“…八爷。”
“我呢,本来是看在你跟着我父亲久了,佛爷肃清知道这件事的人时留了你一命,没想到你居然会在这嚼舌根。”那人从袖中摸出一枚已经磨得锋利的铜币按在老乞丐的喉管上。“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帮佛爷坐稳了长沙。”
手落,鲜血飞溅。

夜,齐家香堂。
“街角发现一具尸体,看样子是你以前的家奴。”
“大概是做了什么亏心事造了报应吧。”
放下报纸抬眼瞧着挽着衣袖斟茶的人,那人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视线弯起眉眼露齿笑着,端着茶杯递过来。伸手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开口: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直接扔乱坟岗了。”
“佛爷,我容不下尹小姐。”
“那便不容。”伸手搂过算子,那人笑得纯净,就像从没说过那种话,是个干净的仙人,“反正你什么都能安排的天衣无缝。”
自那件事后,老八那双令人着迷的眸子看向自己的时候便带上了毫无掩饰的爱意,就像一个沉迷的瘾君子——呵,自己又何尝不是初见就对这双眼睛,这副面孔就着了魔。

半年后,长沙布防官张启山大婚,夫妻二人相敬如宾传为市井佳话,张夫人尹新月却在婚后一月暴毙。张大佛爷放出话不再续弦。

“满意吗?”
“那是自然。”
张府主卧,春光旖旎。

#妈的我写了什么鬼

评论(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