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冰雕【一八】

#夜安,这个时候有人张嘴吃糖吗?好好的脑洞写成了这个鬼…顶着锅盖逃跑

前些年,日寇还没如今这般猖獗的时候,张启山闲时总爱带着算子坐着火车四处转转。有一年他突然说想看冰雕,张启山瞧着那人抱个汤婆子长衫里面穿的厚厚实实,哪受得了东北的冬,勾起嘴角调侃着:
“丑媳妇急着见公婆了?”
只是一句玩笑话,那人却哼哼唧唧的,面上带红半晌才恼羞成怒了似的憋出一句话:
“哎哟喂你这人怎么就是不爱按套路出牌啊!我就算是要到你老家看看也没有你这样直接说出来的吧!还还还丑媳妇?我丑吗?小葵你说我丑吗!你八爷我这二八年华英俊潇洒的!”
站起来一张嘴开口就说个不停,门口等着给他换汤婆子的小丫头就这么傻站住了,眼看着八爷吧啦吧啦的数落着自家爷。也是奇了,佛爷恼都不恼还让自己顺便给这位爷添碗茶润润嗓子。
“对了,汤婆子就不用换了,八爷这活动半天了估么着也不冷了。”张启山这么说着让小丫头下去了,八爷作势又要急却被当兵的按下来,“带你去就是了,不过总得等我忙完这阵子吧。”
这一忙可是忙了好些日子,过了年眼瞅着一天天过去,这就要立春。
这日张启山闲来找他喝茶的时候,八爷终于是憋不住跟他提起来这件事,却没想到那人笑起来,站起来做了个请姿。
“还当八爷忘了这事。”

火车上百般无聊,终是到了张启山老家,一下车齐八爷也顾不得冷了,想早点看到冰雕总怕再拖几日天热了就没的看了。
“稍安勿躁。”
衣袖下勾了手,应了算子第二日晨起便带他去看。之后张启山就不见了人影,八爷倒也想的开,来了这新的地界自己逛逛也不错。
想是这么想的,身边没个人说话干逛也是闷得慌,而且这天干冷干冷的总觉得脸上手上不舒服,买了点小物件就回酒店窝进被窝里暖暖和和的睡了。
“齐桓!齐桓!”
这兵痞子吼什么咯…
八爷迷迷糊糊的睁眼盯着天花板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不是在自己家,揣着手走到窗口,低头一瞧却差点被晃瞎了——巨大的人形冰雕足有一层楼高,脸上戴着圆眼镜,手里拿着招子,一袭长衫挂着围巾——俨然就是一个大号的齐铁嘴。
眼瞅着那人一改往日严肃,笑得跟地主家傻儿子似的,八爷连外套都顾不得穿了,迈腿就往楼下跑。
“张启山你傻咯!弄这么大仗势怕别人不知道咱俩有断袖之癖啊!”
随后便一个大大的拥抱,张启山从来不信算命的是真的生气了吼他,嘴角弯弯,哪有个生气的样子。
想起来什么似的,张启山松了胳膊,解开外衣罩在对面人身上,又跑到街边买了个热腾的烤红薯塞进他手里。冬天里热乎的东西总是让人印象深刻的,尤其是刚刚烤得的红薯闻着香甜…

居然睡着了…
随军之后八爷便很久没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以前只知道那人在身边心安,在梦里居然也是安神。
“八爷果然神机妙算。”
推门而入的是那人的副官,多年战争饶是天生白净也添了风霜,随着副官进门心也跟着提了起来,听声看色虽是知道了结果但还是不放心出声询问:
“那当兵的呢?”
“八爷说笑了,我们这么多可都是当兵的八爷问得是哪一个?”副官这么多年也是知道算命的性子,出言逗了两句后便恭恭敬敬的作了个揖,“回八爷,捷报。”
一颗心这才落定。
天擦亮张启山才携大部队归来,大挫敌军虽是兴奋,连夜作战的士兵也是歇的歇睡的睡。处理过伤,齐铁嘴牵着张启山躺在床上,也不管对方询问只是安静的盯着瞧,半晌才双手紧拥着那人勾起唇角。
“佛爷,我梦见咱俩吃烤红薯了…”
“等平定日寇,咱就去吃。”张启山攥紧了算子的手,凑在耳边低语,“就快了,这仗打不了多久了。”

那年冬末,人形冰雕下两个大男人毫不避讳挤在一件大氅里吃着红薯,碰在一起的双手紧握。
“再带你回东北,若是太平盛世,你我便成亲。”

评论(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