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论尹新月作死赶走八爷之后的下场【一八向】

天才刚刚大亮,张府便有来客到访。张启山连夜开会不在府上,尹新月被小葵叫起下楼还未招呼一个女声便夹枪带棍的传入耳中。
“哎哟!我还当是谁敢在佛爷府上把小八赶走呢,原来是死皮赖脸非要跟着小八佛爷回长沙的贱丫头啊!”
跟在管家后面的是两个年岁比尹新月稍大的女人,一位浓妆艳抹,手执烟斗吐着一个个烟圈,嘴下像刀子开口便不给人还嘴之力,另一位则是顶漂亮却不很张扬,挽了发髻大户主母的风范,手臂挽在另一位女子臂弯,稍微一勾拦住那女子的话茬,朝她颔首微微一笑。
“我是李三的大嫂,身边这位是六爷夫人白姨。今日起的早,我们姐俩寻思着来拜访一下佛爷。白姨快人快语说话多有得罪还请尹小姐原谅。”那尹新月刚起床就被这两位不速之客顶门讽刺已是不快,刚要敷衍两句送客又被三爷嫂子抬手堵了回去,“不过接下来我说的话,若是得罪了尹小姐,尹小姐就不必原谅了。”
三爷嫂子自顾自的走到长沙发上落座,白姨一副不耐的样子坐到她旁边,尹新月看她们主人似的样子,无名火起抬手指了那两人开口:
“你们大早晨的到别人家里就是来找茬的吗?”
“别人?”三爷嫂子不动声色,身旁的女人却笑得一时连烟都忘了抽,全然不顾她的面子大笑起来,“佛爷还得称我家老爷一声六哥,且不知这屋里谁是别人,尹大小姐?”
待白姨笑声落了三爷嫂子才开口:“或许佛爷碍着尹小姐的救命之恩未曾说起,他与齐八爷早些年便在九门的见证下定了终身,小八虽是不愿搬来,这客将主赶出门外,总是不妥吧。至于佛爷的意思,既然我与白姨能这么轻松的进出张家大门,我想尹小姐是聪明人。”
“齐老八…他是男的!这是不伦!”
“哎哟喂,嫂子可千万别在干姐面前说不伦,这要传到三爷耳朵里那可了不得!”八爷未见人先闻声,从屏风后走出来向三个女人拱了拱手,“嫂子,干姐,白姨。”
“小八你这家主做的倒清闲,还得佛爷请我们二人帮忙。”
那二人见了八爷均是笑开了,自家小子再熊,也顶别人家的好万倍,更何况那人还欺辱了自家人,觊觎他的爱人。
“这佛爷多精明啊,想得到请两位姐姐来,女人的事情还是要女人解决才好嘛。”八爷睨了尹新月一眼,做了个手势让身侧的两位夫人堵上耳朵,“后面的话不好听,两位还是别污了耳朵。”
尹新月看着这三人一副主子的样子丝毫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抓起茶碗摔在地上,疯了似的大吼大叫:
“齐铁嘴你勾引别人夫君不得好死!张启山…张启山呢!我要找张启山!”
闻言八爷只是摇摇头,拂了溅在长衫上的水渍,唤了管家来。
“她想找佛爷,那就让她去找就是了。不过佛爷怕好清静,别让她吵了佛爷。”
管家会意,客气的将尹新月请上了车,目送那吵闹的大小姐出门三人才长出了口气。
“这话说的可是够客气的,不过管家动手就不知会不会对她大小姐客气了。”白姨挽着三嫂站起来,走过去张口朝八爷吐了口烟,“烦我们俩大早晨就跑这一趟,得罚你。走,叫上三娘咱打几圈麻将去。”
“打麻将叫着小八那不是赔了?叫小九都不能带着他。”
终于是送走了二位夫人,八爷这才松了口气,整个人窝在沙发里拿了个苹果吃。终于是拔了这颗钉子痛快多了,不过这日后可是不能惹这二位,不仅因为三爷六哥,自己这一张铁嘴恐怕都说不过护短的女人。

#等等,佛爷好像都没出场?

评论(13)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