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逃不过的一八x

#这是尹小姐作死那篇原本的脑洞,后来觉的六爷一大男人去搞她不太好又换成他家女人了x六爷第一视角。

“八爷又吵着跟你学刀了。”
又?前次学了一身伤回去不是还挨了军阀一通骂?心下觉的奇怪,却没出声,只是伸手抱住面前那女子温存了一会才放手让她继续回牌馆里。
直至日落算命的才过来,没提学刀的事,只提了一壶酒,挨着自己坐下,自斟自饮着说着有的没的。
也是,这乱世,除了自己这闲人,又有几个有家有业的乐意听这醉酒人的话。
不知从什么时候,笑着的算子突然缄默,倒不出酒的酒壶扔在一边,抬头看着月亮。
“佛爷…要结婚了。”
是啊,要结婚了。全长沙城有几个不知道的,可怜这算子,好不容易要有的家,就这么被一个不知哪来的野女子拆了。
贼你妈张启山也是个怂货!连个算命的都护不好。
虽是时常不满九门的做派,不过也是时候让那野女子瞧瞧什么叫九门一体了。
侧头看倚着门框睡着的算子,竟还哭了。提刀起身,刀刃在月光下泛着冷光。
九门中人,不是你想欺负就欺负得了的。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