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花吐(前半)【一八】

齐铁嘴染上花吐症的原因自己都不太清楚,许是前些天到医院里买感冒药…也不知那时的感冒是不是这花吐的前期症状。反正就是被东洋来的怪病缠上了。
“妈的个东洋鬼子,觊觎土地不说还让你八爷爷染上这病!”
摔了书骂着,张嘴呸了一声,一朵小黄花落了下来,算子盯着那小花飘飘悠悠的落在桌上无言失笑,还好自己吐的这花不是莲花。指尖捏起那一朵小花放在眼前看着,心说自己这真是看开了,书上说要死的病自己不仅不急,还有心情赏花——恩,一朵桂花也算赏吧。
其实这也不怪齐铁嘴看的开,这种病唯有心爱之人才能医治,齐八爷一直仙人独行,哪里有什么心爱之人。
“八爷今日得闲了在这茶室里喝茶?”
“佛…”
八爷站起身拱手,称呼还没叫全一朵小花又飘飘悠悠的落下来,配上他呆愣的表情显得滑稽极了,张启山径直走过去坐在长沙发上,唇角带笑调侃着。
“八爷…这是吃花呢?”
“佛爷!”
“知道的是你爱吃甜的,茶里放多桂花喝进嘴,不知道的真以为八爷有什么隐疾。”
八爷苦笑着收了书随他坐在旁边的沙发椅上,也是,一个兵哪会这么细心猜到这种病,既然没察觉还是不要告诉他惹得莫须有的担心。
“老八这些日子染了风寒怕传染给佛爷,您还是别在这久坐了。”
“就午休这一个时辰到你这歇歇你还把我往外赶?”
长腿一伸搭在沙发上就这么窝着眯了眼睛。这样不和身份的抱怨很久没从他嘴里听到过了,就像最开始他还不是佛爷,自己整日里启山启山喊着比自己稍年长的青年。
又是一阵咳嗽,手捂在嘴边制住自己的声音,紧攥着手心里的小花。
其实他还没在这人身边待够。
之后几日,张启山得空就会过来看他,提着一副治风寒的药,一袋话梅或者蜜饯润口,齐铁嘴只好整日备着桂花茶防止他看出端倪,香堂里桂花香混着檀香倒也好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祈祷生效了,在佛爷面前狼狈咳嗽的时候很少。张启山还当是那药生效了,天天过来还挺高兴,跟他逗趣笑得跟地主家傻儿子似的。不过齐铁嘴自己心里知道,这病是越来越重了,以前光是咳,近日几乎是呕出一串串的桂花,搞得他连生辰都没心思过了。

后面是一个征集,诸位就当是acg游戏吧x没有评论就尴尬了
⊙邀佛爷一起过生日
⊙自己一个人过
不同选项不同结局,看辣个多写辣一个

评论(2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