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赌【短短短一八】

#私设小九门早就相识,随手码的小段看着玩吧x

这只是一个故事。
在张启山还不是张大佛爷,齐小八已经是小八爷的时候,他们曾打过一个赌,二人各自学一门与家族无关的技能,谁先学成便算作赢,至于何为学成,一直没有个定论,最后红小二爷悠悠开口:
“你俩谁先开口称赞了对方,便是谁先学成。”
那一年,张启山挥翰成风,齐八爷笛声绕梁。却不想张启山没有齐八爷那么实诚,只道那悠长笛声为寻常。
八爷输了,但与其他故事不同,他知道自己这一输便是一辈子。算子卦准,这一次也不例外。
后来张启山子承父业守卫长沙,算命的便一直在他身侧,市井都道佛爷对八爷有救命之恩,却不知他二人本是有那赌约,而那赌约的内容张启山本人都只当玩笑忘却了。
1939年,战火烧至长沙,张启山安排了九门其他人携家眷外逃,要保住九门血脉,却不想那算子双手奉着一副画卷夜至张府。
“佛爷,那年的赌我铭记至今,愿赌服输,齐老八无家无妻孑然一身,一辈子跟随于你。”
画卷倏地展开,画中之人微抬头像是在听着什么,眉眼舒展,嘴角翘起宛如仙人,与持画之人面相一般无二。
张启山忽地想起那年,八爷的性子还未有今日的圆润,眼神倔强的盯着自己,似乎不服气明明相同身形这人却比自己要结实许多。
“张家小哥哥,你我打一个赌,各自学一门技艺,谁若落后便要跟随另一人!一辈子为期!”
身体似是被人勾引着走近,手指搂进对方的腕子,因战事浮躁的心情沉静下来,安静半晌开口:
“说好的一辈子,我可不愿你中途殒命。”看人似乎想要争辩什么,抬手指尖按在人嘴唇上,“所以我会护着你,想做什么便放手去做,做对做错都由我担。”
算子卦准,却有疏忽。那赌约输的是一对人,你跟随我一辈子,我便保你有一辈子的时间跟着我。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