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花吐【下篇】【一八】

三日之后便是八爷的生辰,九门的几位爷还有一些熟客过来送了贺礼,让小满谢了他们打发走了。前厅人来人往,唯独不见那军阀,心里无端的憋闷,许是这些日子当兵的日日过来把他惯坏了,眼瞧着天都黑了,干脆关了香堂,拎了坛酒到小院里看着月亮自斟自饮。
“嘿你不来,这坛子好酒可就都是我齐老八的了。”
端着酒盅哼着小曲,却毫无往日的闲得自在。
“你说你张启山,非要没事往我这香堂里跑,又不算卦又不买卖,白占了地界。”看着石凳边上散落的一串串桂花,竟是笑出了声,“也好,免得你看到这些嘲笑老八不像个男人。”
晃着面前的酒坛,这半喝半吐的竟是见了底,眼前模糊一片,心下却是清明,仿佛过去没想明白的都明白过来。总说难得糊涂,自己连酒醉一晌贪欢的机会都没有,那张启山…占的不仅是香堂的地界,终是连齐八爷心里的地界也占上了,满满的霸占了。
这花吐症,总算是找到主了,到头来还是无从医治。铁骨配佳人,又怎么有算子的位置。

张启山过来的时候已是夜半,风尘仆仆的连军装都没换就过来了,进院看到八爷一个人趴在石桌上,桌上还摆着半杯残酒,脚边一串串桂花上粘着的血渍看着心惊——张启山不是傻子,这怪病他早就听说,每日欲盖弥彰的桂花茶还有老八的症状…只可惜这人连自己心系之人都懵懂不知。
秋日夜露下的熟睡的人几乎要缩做一团,张启山半蹲下来把外套盖在那人身上,他本以为还不急,这病却比他急。
“老八,老八…”
朦胧中,八爷听到有人唤着自己,圆眼半睁顺着劲被那人拽起来,瞧着再熟悉不过的身影,痴痴的笑起来,半个身子的力气都卸在那人身上。
“嘿嘿,我就知——道佛爷肯定不会让老八白等。”
“等我做什么?”
“做什么…”醉酒的人脑子本来就不太灵光,嗯了半天,眼睛到处看,瞄到自己搭在对方脖子上的半条红围巾,双臂环在身边人的脖子上撒娇撒痴,“拜堂!成亲!入洞房呗——”
怀里的人一反常态,撒癔症似的闹却可爱的紧,眉眼在笑,嘴角弯弯,整个人都贴着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着他。
月下,一对佳人唇齿相交。

次日清晨,张启山觉的自己可能是亲了一只狍子。
才清醒过来的齐铁嘴整个人呆愣愣的坐在床上,眼睛盯着坐在床边的张启山直勾勾的看着,虽然样子有趣也不能一直这样…不过还好没忘。伸手晃了晃那人丢了件衣服让他换上。
“八爷,该起床了,跟我回张府。”
“啊?啊佛爷……去你家做什么?”
“做什么…”张启山故意停顿一下,勾起嘴角,“拜堂,成亲,入洞房啊。”
————————————————————

本来这个支线的结局应该是佛爷揣着明白装糊涂,趁小八一人喝闷酒酒醉亲了他,后来发现没有互通心意亲吻也没有用,反倒他也感染上了花吐,月余八爷死了,死的凄美,佛爷的症状也到了晚期,饮鸩与他并排躺在棺材里…
然而强行用脑洞甜了!

评论(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