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拐个堂客【八一】

算是百粉点梗之一,一辆小车,之后要是有脑洞还有八一的一辆大车,还有等茗,和等茗的车_(:з」∠)_
想看什么梗不要大意的评论吧,我最近脑洞小,梗实在是不太够
————————————————————————

“所以这两天长沙城里不安稳,你先住到我府上。”
张启山等了一会不见对方回话,抬眼看到那人正窝在沙发里愣着发呆,平日齐八爷在自己这嘴都是吧啦吧啦的不闲着,这种反常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从自己三十五岁生辰过了之后他来这里就总是无端的出神,皱眉抬腿在发呆的人小腿上踹了一脚。
“齐铁嘴!”
“哎哎!佛爷您有话好好说啊踹我干么子咯…”
算子被这脚踹的一激灵,猛地坐直身子,张启山无奈,伸手抚了长衫上的褶皱,顺势躺在长沙发上枕着算子的大腿,牵了那人的手放在眼前瞧着。书生的手比他的好看,跟人一样白白净净的,指腹上的小漩涡看着也怪好看,也亏得是好看,做的时候才爱含着他的手指,要是像自己的都是茧子那是真的下不去口。
“搬到我这,八爷意下如何。”
“总是住在佛爷家…我也是个大男人啊。”
抬眼看那人面露难色,无奈摇头。这么多年他都是在自己家进出自由,没少宿在这,那会也没见他这样过,倒是在一起之后更客气了。
“以前也不见你在我这住客气过。”
“以前是以前,现在…哪有天天住在堂客这里的!”
话没说完算命的就死死的闭起眼睛,生怕那人突然窜起来揍自己,下唇却突然被对方温软的唇瓣含住,睁着半只眼睛瞧着凑到面前的那张脸,手臂托着张启山的后背低头细细的亲吻着。
其实最初,齐八是万没想到张启山会让他在床上做主动的那方,按说不论是年龄还是身材都不该是他家这尊佛在下面。但是那夜喝多了,剥了佛爷的衣服被副身体勾的发狂的时候,他竟然没有反抗,只是由着自己在身上胡乱亲吻。
情乱之中听到身下人隐忍的低吟,手指抓紧床单,齐八还当他是忍着被进入的疼痛停下动作,那双长腿却是紧紧的勾住自己的腰,手掌钳子似的捉住颈子拉下去。还没开口问他家爷想做什么,便被那双睁开了的眼睛迷了心智——柔软,迷离,带着情欲。完全不似平日里那个锐利的军人。
占有欲冲昏了头脑,发狠似的撞进那人身体——真想直接把他囚禁起来。
“这副样子如果让其他人看到,恐怕我会发疯。”
当时是这么想的,现在亦是。这个人再强大,再睿智,都只能是他齐铁嘴一个人的,他不是个只会躲在佛爷背后的废物,谁想伤了或是抢了自家的人,逆天改命折损阳寿都会让他付出代价。

“爷,你觉得老八我牙口软不?”
“软。”
张启山这话说得真诚,齐八觉得自己是真的没了脾气,指尖顺着枕在自己膝上那人的头发。
“佛爷要是真觉得老八这么弱,老八真的要伤心了。”
“是我太强了。”张启山伸手,指尖按在那人脖颈上,感受着他的脉搏,半晌才继续开口,“可以依靠的人都死了,我想要一个可以依靠的。我需要你活着。”
齐八沉默着,他隐约可以猜到佛爷是需要有人亲近才顺着他,所以床笫之间的事会让步,却算不到强大如他竟是想依赖于自己,本以为那个人会是二爷,或是另一个家世能力都与他并驾齐驱的人。
本以为自己只能站在他身后。
“佛爷,您今年三十五了。”
“恩,八爷的意思是?”
“佛爷要是不嫌弃,老八入赘到张家可好?”齐八爷咧嘴笑着,握住身边人的手就不撒了,“我都想了好些日子了,佛爷意下如何?”
“所以说…你这些日子不好好听我说话就因为这个?”齐铁嘴丝毫没注意到张启山语气变化,乐颠颠的点了头。张启山翻身坐起,抽出腰上的枪抵在那人额角,“我就该一枪毙了你。”
“佛爷佛爷!饶命啊!”
八爷向后缩着,一副吓坏了的样子,心下却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把这么大一尊佛娶了当堂客,这洞房花烛可是不能亏待了。

评论(13)

热度(52)

  1. 一美的二鲨沈笑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