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旅人【等茗】【RPS慎入】

算是架空的等茗吧,各位食用愉快,不愉快也别揍我_(:з」∠)_

---------------------------------------------------

00

陈伟霆觉得应昊茗是特别的。

应昊茗在旅行的时候不会拿着相机走到哪拍到哪,只是悠闲地走着,不管身边人流拥挤,不看旁人行色匆匆。

为什么不拍照呢?伟霆问他。

有些美好的东西要靠感觉记住,照片上的东西和活的城市总是不一样的。昊茗笑眯眯的,伟霆总觉得他活的不属于这个快节奏的时代。

昊茗像一个艺术家。

那种他不懂的浪漫,那种恰到好处的幽默。帅炸了。

何其有幸遇见你。

01

第一次见面时是夜里。
收工回到青旅时,陈伟霆被小二人间多出的这个人吓了一跳,他本以为不会有旅客愿意和他这个长住客一间。虽然这副皮相给他吸引了很多小女生甚至还有一些男人的青睐,不过晨起夜归还有沉闷的屋内布置都不是那些轻快的青年旅人们所喜欢的。
陈伟霆觉的自己多少有点孩子气,或者说是现在很多人说的“中二”,他喜欢哥特式的陈设。黑色,暗红,与活着无关的色调更能给他满足感。
所以当陈伟霆回到屋子的时候,吓到他的不是那个人本身,而是他不知道从哪搞来的小台灯,橙光的光竟然把他这样的屋子弄得暖起来。
“你好,我是应昊茗。”
坐在床上看书的人察觉到自己进门,站起来微笑,礼貌的自我介绍。
“所以…你是有晚睡的习惯吗?”
看着面前这个看上去温顺的青年,陈伟霆有点语塞,竟然忘了要自我介绍,没头没尾的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事实上,我在等你。

02

昊茗会在这里停留半个月。

陈伟霆喜欢带着应昊茗一起走遍这座他早就熟悉的城市,每条街道有他在的时候感觉都会不一样。他们就像几十年前的旅客,没有手机,不带手表,看到好看的地方就多坐一会,走累了就回去旅馆。

这个城市太热闹,高峰期的时候人头攒动,两个大男人也不能像姑娘们一样牵着手走路。应昊茗被路边的建筑吸引,自顾自的往前走着,再回头的时候早就不见了伟霆的身影。

有个人陪自己在陌生的城市里走了这么久,突然找不到了。他有点心慌,连对周围的人、物都失去了兴致,艺术家先生第一次觉得现代设备有多重要。

“你总能找到我。”

不过就像第一次走散一样,应昊茗站在街边一个人等了几分钟便看到少年似的男人灵活的避开人流跑过来——手里拿着一杯他最喜欢的茶。应昊茗展颜,却没去接那杯热茶,握着对方冰凉的指尖呵了口气。

“因为我在担心你啊。”

陈伟霆受宠若惊,还是没心没肺的咧嘴笑起来。冬天室外冷的让人有一种再也暖不起来的绝望,不过还好你在。

我很担心你啊,所以会拼命的找你,不让你等我太久。

阿茗,我好中意你的。

03

“阿茗,其实我不是这里人。”

外面下了一场大雨,这个老城显得更老了,天空是灰的墙也是灰的,窗口下面满是空调支架上顺着雨水留下的锈渍,应昊茗喜欢这种韵味,而陈伟霆跟这种韵味完全不符。

“我知道。”

事实上他是从口音分辨出来的,不过艺术家总是有自己文艺的方式。

“我是从家里被赶出来的。”

“被家里赶出来的。”认识一周了,应昊茗还是不太习惯陈伟霆这种奇怪的表达方式,顺口纠正了后才把眼神从书里挪出来看向对方,“为什么?”

“因为性取向,很吃惊吧阿茗。”

吃惊吗?他曾经写过的人物可比单单一个同性恋要让人吃惊的多——更何况他自己也是。

“伟霆,其实我是个作家。”

“恩?”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打的陈伟霆有点懵,也有点蔫;昊茗快回去了,本来想借着这个机会就跟昊茗说了喜欢,话题就这么被岔开也不好再拐回去。

“我出来旅游是为了我的下一篇文章,所以我想写你的故事。”应昊茗伸手过去摸了枕在自己膝上,像个困倦小狗似的人,勾唇笑了。“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应该先发生什么故事,比如从恋爱开始。”

04

“于是,这个人就以不同常人的方式走入我的生活,闹腾着,还打算赖一辈子。”

应先生的新文发表了,给别人的感觉跟以往不同,小粉丝们纷纷在微博下面表示仿佛被主角喂了一嘴狗粮。

你说多好,我碰见了流浪的你,让你流浪到我身边。

(完)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