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伏八】随笔

国中的时候,总喜欢逃课和猿比古坐在天台上,也没什么事可干,游戏玩腻了就往他腿上一靠。那年初夏天气真好,一片片云,轻飘飘软乎乎的,侧眸就是阖眼假寐的猿比古——苍白的,睫毛一颤一颤不太安稳。
好像下一秒他就会睁眼,慵懒的开口问自己为什么盯着他看;那时候的猿比古总是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懒洋洋的,声音也像云一样,软软的,却莫名的有一种吸引力,让人挪不开眼睛。
是不是他也会像云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飘走…
头顶上那片云早就不知道飘到哪去了,无端地一阵无力感,急切的坐起来使劲晃着对方肩膀。
“喂!猿比古!喂!”
“啊——别晃了美咲,好晕。”
闻言停下动作,双手就这么扶在人肩膀上,吵醒了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愣愣的看着。
“猿比古…你在的是吧。”
“哈?晒傻了吗美咲?”
“没有啦!就是…觉得猿比古像云一样,万一哪天离开了我都不知道…毕竟你是我唯一的兄弟啊。”
这次换对方愣住了,相视半晌都快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突然被猿比古按住肩膀,猛地一股力,鼻子重重的磕在没多少肉的肩膀上,呼吸间,全是他的味道。
“一百分,美咲。”
隐约间听到对方这么说,觉得奇怪却没有开口,这种时候破坏气氛的话,会被揍的吧。

那个和自己相同位置的纹身,Homra的标志,在对方手指下还在冒着烟,那个扭曲的表情,烧毁的骄傲——我要离开你了。他好像在这么说。
我该感谢你让我知道吗?用这种最痛的方式。
明明是你离开我,该哭的不是我吗,为什么你现在像要哭了一样。
猿比古,我恨你。

梦…吗?还是说只是陷入了回忆。
医院里,猿比古安静的躺在病床上,上身连病号服都没穿,只是缠了几块纱布,藏在被子里——真的是快要藏进去,整个人只剩下眼睛还露在被子外面。
“猿比古你醒了吧。”
“啧。美咲,不知道该让病号好好休息吗。”
那双眼睛不情愿的睁开,掀开被子坐起来靠在后面的枕头上,眼神飘忽着就是不看自己。被这样的反应逗的笑了出来,双手握住对方抓着被子的手。
“喂,这个时候开始觉得别扭是不是太晚了。”
“啰嗦。”

——美咲,不觉得“风筝”这个说法更好吗。
——那万一线断了呢?
——你会把我找回来的对吧。

现在,你终于又在我身边。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