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叶翔】美景和我喜欢的你

把以前写的游记翻出来整理了一下…有点不忍直视,时间大概是2.14左右
——————————————————
1. 气泡水和对面的卡布奇诺。
对面的男人像叼着烟一样叼着吸管,吸管上下浮动,气泡水里的气泡一串串的往上冒。
孙翔一直以为叶修是个完全不懂浪漫的人,但事实是他现在在自己面前,悠哉悠哉的看着咖啡厅里摆着的电竞杂志,坐在距离空调不远但不会被吹得很难受的位置——Q市,轮回在霸图主场比赛的第二天,情人节。
“到咖啡厅点气泡水,你还能再奇葩一点吗!”
“小同学你这是迁怒。”叶修瞟了一眼已经被搅的乱七八糟的咖啡,合上书,“那种情况下输给老韩不是你的错。”
“嘁,不用你说。”
孙翔埋头喝了一口咖啡,微苦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他确实还在在意昨天那那场比赛,也明知道叶修只会实话实说不会说安慰人的漂亮话,却还是觉的气闷,输给韩文清,输给大漠孤烟就是顺不过那个气。
“走吧,带你去逛逛。”叶修把气泡水放一边,屈指扣了两下桌上的玻璃板,“赏脸吗斗神?”
2. 雾气中的圣迷厄尔教堂。
那家咖啡厅处的位置不错,几步的距离就能看到几乎要插进云端的大教堂,可能是因为冬日早晨的水汽,远远的看着教堂周围雾蒙蒙一片。教堂高高在上,面对着一个大坡,孙翔也不知道在和谁较劲,一个人往上面走,把叶修远远的落在后面。
“慢死了。”
教堂旁边的一家小店里,犯牛脾气的小青年瞪着橱柜里傻憨憨的小企鹅钥匙扣发呆,伸手戳它肚子一下,小东西生气似的炸起双翅摇摇晃晃。
像个傻子。孙翔在心底下了这个结论。
“挺像你的嘛。”
“你才是傻子!”
一只漂亮的手伸过来,又在那只企鹅的肚子上戳了一把,并不知道孙翔内心戏的叶修诧异的看着他,又看看那只企鹅,把它摘下来套在手指上晃了晃。
“走,孙小翔跟哥哥回家。”

孙翔是被叶修硬拽进教堂里的,说实话他不太适应教堂那种环境,庄严,肃穆,安静,在教堂里的人永远都是不悲不喜,结婚时不允许笑叫,丧葬时不允许哭嚎,空荡的空间里弥漫着冷漠。
“想什么呢。”耳边是对方压低的声音,拳眼被小指轻碰,孙翔这才注意到自己出神的时候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一回头差点蹭在叶修的嘴唇上,尴尬的咳了一声,关节才放松整只手便被对方握紧。“准备好嫁给我了没有?”
“叶修…”
虽然并不清楚他究竟是在逗自己还是真的在问,依旧是狠狠的窝心了一把,低头额头使劲磕在对方肩膀上。
“恩?”
“我饿了。”

3. 四海一家
两个口味不很相同的人自助餐是最适合不过的了,而且孙翔也喜欢吃海鲜。这么想着的叶修对于刚刚那么不解风情的孙翔还有点耿耿于怀。
怎么就喜欢上了个傻孩子。
叶修端着个餐盘看着高他半个头的小年轻站在甜品区犹犹豫豫,嘟囔着这个不让吃这个不好吃的,在那杵了半天也没决定。叶修叹了口气,伸手拿了一个芒果布丁一个巧克力球放孙翔的盘子里,没等他开口反驳一根手指按在皱起的眉心,另一只手虚虚环在他腰上。
“本来也没几两肉还控制体重?”
“这么多人看着呢!!”公共场合太过亲昵的动作让孙翔脸颊发热,他甚至觉得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俩看,窃窃的议论,却没忍心推开身侧的人,自暴自弃的翻了个白眼,心里已经盘算起来如果真的被人认出来要怎么解释。“你想我也像你似的胖的跟门口那女人一样?”
叶修瞧了一眼四海一家那个丰满的女人标志失笑,按说他的身材算是比一般人更瘦一点的,常年不运动连点肌肉都没有,肩膀不窄骨架不小还是总被老魏嘲笑细胳膊细腿的。
这小伙子还是跟以前一眼炸起来就口不择言。
“那小孙同学的审美可真是令人不敢恭维啊。”叶修托着盘子溜达着不再搭理孙翔幼稚的挑衅,拿了两个小盅弄了点调味料坐了回去。“谢谢我。”
“谢谢你!”孙翔嚷了一声引来周围两桌的侧目,缩了缩脖子夹了一块三文鱼在调料里沾了沾就塞进了嘴里,一股辛辣的味道顺着鼻腔几乎冲上头顶——天知道叶修放了多少芥末酱!“我操叶修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塞了一大勺冰淇淋在嘴里,本来就因为芥末呼吸不畅的孙翔差点让他憋死。
“小声点,这么多人看着呢。”
叶修笑的愉悦极了,手指拨了两下孙翔额前的毛,随手拿了个托盘挡在两人侧边,轻轻在他嘴角亲了一下。

4. 可爱的海鸥和你
两个男人在一起,除了共同的兴趣爱好之外,还能聊什么呢?这大概是个世纪难题,就像今天中午要吃什么一样。
叶修和孙翔两个人干巴巴的走在栈桥上,知道孙翔刚刚输了比赛不愿意聊荣耀的叶修现在更不知道要跟这个小孩聊点什么了。冬天的海边没什么好看的,满满的礁石,沙子,被冲上岸的海草,还有大群大群的海鸥。
“要试试吗?喂海鸥。”
一袋淡黄色的食在孙翔眼前晃了晃,不知道什么时候抽起烟的叶修又神不知鬼不觉的买了几袋海鸥食,孙翔接了过来却发现他们离那些海鸥还有一段距离。
“到那边喂吧。”
因为自己情绪不好而晾了叶修很久的孙翔也有点愧疚,拖着叶修的胳膊走到离海鸥群最近的地方,那边有几个家长带着孩子逗那一群白色的海鸟,叶修看出来他有点不好意思,把烟掐了弹进垃圾桶里,抓了两个海鸥食放在手心,穿过栏杆向海鸥群伸手,那群海鸥就像饿坏了的孩子,扑棱棱煽动翅膀的声音给孙翔吓了一跳,猛地把叶修的手拽了回来,几块食物撒下去,还没落地,就被敏捷的白鸟叼在嘴里,从没喂过海鸥的孙翔惊魂未定。
“你的手!”
“担心我呢?”从第一次来Q市就被带过来喂海鸥的叶修早就不怕这些可爱的小东西了,海鸥有灵性,海边的人不会伤害它们,它们同样也不会主动攻击人。不过这次叶修发现了比海鸥还可爱的东西,“没事,你去试试。”
孙翔半信半疑的捏着食把手伸出了栏杆,又是一群海鸥扑了过来,孙翔一惊要把手往回抽,一只手紧紧地包裹住他的往前伸,海鸥停在他们面前,手一松,轻松衔起那块食物,挥舞两下翅膀飞走。
“我说了没危险的。”耳边叶修的声音低低的。
“我之前又没试过…”孙翔不知道是不好意思还是觉得丢人,声音也低了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叶修“你之前是不是跟我求…求婚来着?”
“恩,回答呢?”
“…我不。你准备好嫁给我才对。”
红色蔓延到耳根的孙翔这么说着。

评论(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