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韩叶】长辈的书


自己点的文作的死哭着也要圆回来…天津卷《重读长辈的书》,cp韩叶。
——————————————————
伯伯(bai)的书很少,属于他和父亲两个人的书架上只有一半是他的,放在最高层的架子上,跟父亲那些珍贵的书一起好生收藏着。与其说那是一本书不如叫它手账,牛皮封面上只有简单的花纹,没有题目,没有作者,扉页上并排印着两个手写的名字:韩文清,叶修。
父亲说韩文清是伯伯的爱人,但是印象里伯伯似乎还没结婚。
很小的时候曾因为好奇偷偷把那本书拿下来看,当时短腿短手的蹬着凳子爬上书架,努力摸才能摸到粗糙的书脊,指甲扣进去使劲一抽紧紧把那本书握着举上头顶,却无意间带掉旁边的书,书页翻动着坠落书架,父亲夹在里面的纸质材料漫天飞舞,小小的我就这么举着书和门口赶过来的长辈们面面厮觑。
“两个爸爸?”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伯伯,他和父亲的长相一般无二,只是气质要更随性一些,小时候还不懂什么是随性,只觉得他比父亲要好说话,知道自己做了错事三步两步蹦到他身后,一手牵住垂在身侧的手,一手紧抓着拿下来的那本书。“我要温柔的这个爸爸!”
父亲生气却不好发作,与他面貌相似的男人却哈哈笑起来,头顶被一只手使劲揉了揉,我这才注意到这个人的手好看的要命。
“我才不是你爸爸,我是你伯伯。”他注意到我手里拿着的牛皮书,蹲下来指指它,“好奇吗?过来我带你看,让你爸收拾屋子。”
“好!”
伯伯不管面色不善的父亲,自顾自的牵了我到客厅里,拍了拍腿让我坐过去。他给我讲了好多故事,他同事的那些叔叔,与他关系最好的姐姐,争斗了十年的对手,提的最多的还是他们的荣耀。伯伯牵着我的手轻轻触在扉页的名字上。
“韩,文,清。”他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念,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淡下去,眼睛弯弯的,分明是同一张脸却觉得伯伯比严格的父亲要生动许多,“记得没有?”
“记住了!不过这个人的名字为什么要和伯伯的名字写在一起?”
“因为他很重要啊。”伯伯说的认真,伸出一根手指触在那个名字上。
“重要是有多重要?”
“你喜欢喝果汁吗?”
“喜欢!”
“那就是十瓶果汁那么重要。”
十瓶果汁是有多重呢…我傻傻的想着,眼睛跟着他翻页的手一页页的看过来,像父亲的重要资料一样,这本书里也夹着不同的纸条,某月某日旅游,某月某日争吵,某月某日叶修胜,不怎么严肃的充满了生活气息的句子。
“这个人是谁?”肉肉的手拦住要翻页的手,指着书页里夹着的照片问着。
“韩文清啊!”
“那这个呢?”
又是一张照片,年幼时就像健忘一样记不得脸,每看见一张照片都抬头问他,他一遍遍重复着,嘴唇开合,完全不见不耐烦的神色。
“韩文清啊!”
“是韩文清啊!”

伯伯不常回家,几乎几月才见一次,后来伯伯好像和爷爷吵架了,那天第一次见爷爷发这么大的火,父亲眼圈红红的抓着叔叔说着什么,晚饭后奶奶把伯伯带到房间里,那天我被吓得不敢睡觉,趴在自己房间的门缝边上偷偷看着大厅上的灯亮了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再醒了的时候看到伯伯站在我房间的窗口抽烟,我一直以为他不抽烟,虽然他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但从没见过他在我面前抽烟,被奶奶叫去谈话的伯伯好像累坏了,我坐起来光脚走到他旁边他都没注意,伸手轻轻拉了拉他衣角。
“伯伯早安。”
“早啊,长高了啊你。”他抱歉的笑了笑,把烟按灭在窗台的烟缸里,蹲下身费劲的把我抱起来看着窗外,远处的天红彤彤的,清晨的味道混着他的烟草味飘进鼻腔,“你看,天亮了,伯伯该回自己家了。”
“伯伯什么时候再过来玩?”
“我也不知道啊…工作忙了,可能没时间回来了。”
“那,下次回来记得要陪我玩啊,这次都没陪我。”
“好。”

那之后伯伯的工作好像越来越忙,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他,那本书也不再被束之高阁,改放在父亲的书桌上,偶尔想伯伯的时候就坐在书房里拿着书翻看。
“某月某日,难得和老韩出去一次他居然断我烟,算了断就断吧,他开心就好。”
“某月某日,这赛季他好像一直状态不好,找时间约个jjc吧。”
“某月某日,老韩这人好像真当我退役了,带君莫笑回去吓吓他。”
“某月某日,“龙抬头?是谁在台上!”哈哈哈哈镜头里的老韩太傻了,等我回去。”
“某月某日,又一个冠军,服不服。”
“某月某日,在一起十年了哎嘿。”
不知不觉那本书已经翻到了最后,书里的照片,纸条上的文字,仔仔细细的又看了个遍,最后一页是一句不属于伯伯字迹的手写。
“十周年,我爱你。”
没有署名,但是这行字是谁写的心照不宣。我的手指不自觉的摸上那行字,却发现被夹在书皮里的这一页后面竟然还有一张纸条。
“某月某日,三十多岁了,私奔吧老韩。”

【王叶】我爱你

叶修并不是一个吝惜爱意的人,尤其是在和王杰希在一起之后,他能注意到他所有的变化。

比如理发之后他总能发现。

“哎大眼,你头发呢?”

列队致意的时候叶修这么问着,王杰希摸了摸因为剪短了头发而有点凉飕飕的头皮,握住伸过来的那只手。

你看我男朋友还是很在意我的。

但是叶修我并没有剃了个秃瓢。

再比如柜子上的吊兰,阳台的家巧儿,抽屉里各个职业的账号卡,以及中草堂的boss,虽然嫌麻烦,他都会帮忙照顾一下。

好像有什么不该在里面的东西混进去了。

总而言之叶修喜欢王杰希的这个事实毋庸置疑。王杰希捋顺了思路做出了这个结论。

但是这并不是你情人节不给我礼物的理由。

带着队员装逼扛着微草飞的王大队长不承认这有点小心眼儿,期待男朋友的礼物理所应当,合情合理。

而且这都九个小时过去了…不,快十个小时了。

王杰希坐在床头盯着偎在他旁边睡得正舒服的还打着小呼噜的叶修,伸手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点。

早晨十点钟,叶修还没起床。

好吧在人家还没睡醒时期待礼物是有点不讲道理,但是跟叶修在一起,道理?不存在的。

 

从第三赛季出道时就这样,微草主场比赛之后两队一起吃了个饭,也算是都熟悉一下这个新任微草小队长,当时叶修身为一个前辈,毫不客气的来了一句:

“你们微草的主场当然你们请客了。”说着这句话的同时,当年的叶秋大神手臂勾上了王杰希的脖子,“而且新人总要孝敬一下前辈的是吧。”

不讲道理吧,毫无逻辑吧!

但是那人嘴角微勾,眼睛亮晶晶的,王杰希心里一动,“好”字马上脱口而出却被方士谦拦了回去,那个总看他不顺眼的牧师把亮晶晶的前辈搡到了一边。

“王杰希第一年在我们队打义务工呢,你好意思让他请客啊?”

“那你们呢,你们主场总不好让我们嘉世请客吧。”

“你傻的吗叶秋,这事一般都是队长来,我们从来不带钱包。”

“林杰呢!快叫林杰回来!哥需要他!”

结果还是叶秋妥协了,在牧师面前dps都是小虾米,尤其这个牧师还是暴力奶,放生dps的那种。

方士谦回自己座位,看到王杰希一直盯着他看,一副深藏功与名的样子拍拍小王队长的肩膀。

“别以为我对你多有好感,在敌人面前一致对外。”

王杰希这个气,我瞪你呢你是瞎吗?

“你瞪我干嘛瞪我我对你也没有好感。”

“爱有没有。”

不过方士谦万万没想到,王杰希这个仇居然能记这么好些年,去卫生间无意间撞见打啵的两位队长,本来都没在意,吹了个口哨就走了。晚上拿着小号上网游被一个魔道学者追着揍,那角度刁钻的,一看就知道是谁,远处一个元素一会抽冷子给他一下打断读条,他连回血的机会有没有。

“王杰希反了你了!”

方士谦吼着,爆着手速上蹿下跳,不过人王杰希一句话堵的他哑口无言。

“一致对外。”

在牧师面前dps都是小虾米?那那个dps一定是单身狗。

 

中午十二点,距离521零点十二个小时过去了,王杰希还是没有礼物并盯着叶修的睡颜又看了两个小时,看着叶修从床头睡到床尾又从床尾睡到他身上,一双长腿缠着他,白脚丫子挨着他的脚。

总觉得这个人做什么都不能指责他。

就像在网游里碰到的时候,叶修不讲道理的开了个材料清单,王杰希严肃的找他谈判时却被一句“大眼你看我这么辛苦”顺了毛。

从小队长升级成王大队长的王杰希,依然被叶修吃的死死的。

算了,这个人都是他的了。

王。被叶修吃得死死的。想要礼物。不讲道理。杰希安静的在脑内的小本里记上:

今年的礼物,还是叶修。

距离叶修起床还剩三十分钟。

距离王杰希收到一枚戒指还有七个小时。

论心脏还得说是我们叶神,退役的第一年不知道送什么礼物那就干脆先结个婚吧。

521快乐。

我爱你。

——————————————————————

修修全程睡颜出镜,我不管我叶就算一句话不说安静的睡着也是最帅的x

最俗的一句情话送给你们。

祝情人节(??)快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