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叶张】【君石】对面阵营的牧师

#吃我安利!君莫笑x石不转

看上了对立阵营的牧师可怎么好。

面前的牧师袍子上已经沾上了点点血迹,面上毫无波澜尽量自保的状态下还不急不躁的盯着全队的血线。

真好看。

默默赞叹着瞥见一个身影飞奔而来,可惜,不能这么近距离的看了。落花掌出手浮空龙牙接上将那个牧师怼向自家队友的方向,侧身招架飞至的铁拳。

“啧,大漠你真烦啊!”

“一叶之秋这么说的。”

一叶这么说大概你是真烦。

腹诽着不断变换千机伞的形态拉开距离,向己方阵营收缩,直面这家伙要短寿啊…做了手势招呼沐雨掩护,她倒也毫不吝啬抬手一个大招,隐在卫星射线配合着各种不同炮弹的光影效果里,伸手,捞人。

“我去!!又捉云手,你玩不腻了啊!”对面的百花缭乱叫了起来,“咱这是演习啊演习,总欺负我们牧师干嘛!停下停下我们不打了!”

低头看着被自己捉进怀里的牧师也是一脸诧异,听见对面宣布停战还是不舍得放开手就这么揽着他,收伞背到身后,手掌揉了揉他额前的碎发。

“可惜啊,再在我们这边多留一会多好。”

随口就来了这么一句,别说对面冷了,自家人也愣住了。结果本应该接受治疗的时候,被自己家牧师小姑娘揍了一顿。

心好痛啊。

【王叶/叶王衍生】星星

#王不留行x君莫笑

“王不留行,你带我去吧,你们魔道学者的那棵树。”
君莫笑说的那棵树在城中央,是荣耀大陆上离天空最近的地方,不知道他怎么就心血来潮,已经磨了自己有些日子想去那棵树最高处看看——他的机械螺旋飞不了这么高。

一个月前耐不住他磨,就答应他飞上去看看,于是这天,天刚刚擦黑他便跑了过来。
事实上,每个成年的魔道学者都有一个挺浪漫的工作,收集即将坠落的星星,做成星星射线。这一月之期用这些星星为君莫笑准备了些东西,足足增加了一倍的工作量。

“上来吧,希望你不会恐高。”
“那必然不会。”

……有点紧张。
身后的那个怪胎晃荡着腿坐在扫把尾部往下看,一只手臂勾在自己腰上侧坐着不安生,明明魔术师打法比现在的情况更危险,却完全没有现在的心跳加速。这种心情如果被后辈知道大概会被嘲笑的吧。

可是后面坐着的是君莫笑啊,心甘情愿带着他去树顶端的人——魔道学者之间流传着一个传说,带着心爱的人飞到那棵树的顶端就能一辈子在一起。
荣耀大陆上的一辈子比屏幕那边长太多了,所以也更让人向往。

“到了,下来。”
安全飞至顶端,轻轻舒了口气把对方放到树枝上拉着他坐下来。高空中很安静,偶尔还会看到远方有魔道学者提着灯笼飞过,摘下星星。
近在咫尺的夜空怎么看也看不腻,事实上自己也从没想过能带君莫笑一起到这里来,如果他不自己主动提出来要上这棵树,自己可能会让喜欢他这个心情烂在肚子里。
虽然…即使是这么适合的气氛自己还是没有那个勇气去跟这个怪胎说出来。

“君莫笑,送你一个东西。”
从自己的袍子里拿出一串星星,用特制的线连接星星们织成的披风,伸手到他身后给他披上。
这家伙真好看。
披风在他身后泛着淡淡的暖光,被打磨过的小星星在线之间若隐若现,战场上最尖锐的人这样看起来温和了许多。抬眼盯着他手指蹭蹭鼻尖,这么近距离的看,有点…害羞。

“王不留行。”
“嗯?”
“我之前听说你们魔道学者有个传说…”

面前的人抓住自己的手狡猾的眨眨眼。
原来他是知道了才非得过来,好吧,认栽了,就是喜欢他,比喜欢还喜欢。

“我喜欢你,所以请和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