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韩叶】长辈的书


自己点的文作的死哭着也要圆回来…天津卷《重读长辈的书》,cp韩叶。
——————————————————
伯伯(bai)的书很少,属于他和父亲两个人的书架上只有一半是他的,放在最高层的架子上,跟父亲那些珍贵的书一起好生收藏着。与其说那是一本书不如叫它手账,牛皮封面上只有简单的花纹,没有题目,没有作者,扉页上并排印着两个手写的名字:韩文清,叶修。
父亲说韩文清是伯伯的爱人,但是印象里伯伯似乎还没结婚。
很小的时候曾因为好奇偷偷把那本书拿下来看,当时短腿短手的蹬着凳子爬上书架,努力摸才能摸到粗糙的书脊,指甲扣进去使劲一抽紧紧把那本书握着举上头顶,却无意间带掉旁边的书,书页翻动着坠落书架,父亲夹在里面的纸质材料漫天飞舞,小小的我就这么举着书和门口赶过来的长辈们面面厮觑。
“两个爸爸?”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伯伯,他和父亲的长相一般无二,只是气质要更随性一些,小时候还不懂什么是随性,只觉得他比父亲要好说话,知道自己做了错事三步两步蹦到他身后,一手牵住垂在身侧的手,一手紧抓着拿下来的那本书。“我要温柔的这个爸爸!”
父亲生气却不好发作,与他面貌相似的男人却哈哈笑起来,头顶被一只手使劲揉了揉,我这才注意到这个人的手好看的要命。
“我才不是你爸爸,我是你伯伯。”他注意到我手里拿着的牛皮书,蹲下来指指它,“好奇吗?过来我带你看,让你爸收拾屋子。”
“好!”
伯伯不管面色不善的父亲,自顾自的牵了我到客厅里,拍了拍腿让我坐过去。他给我讲了好多故事,他同事的那些叔叔,与他关系最好的姐姐,争斗了十年的对手,提的最多的还是他们的荣耀。伯伯牵着我的手轻轻触在扉页的名字上。
“韩,文,清。”他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念,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淡下去,眼睛弯弯的,分明是同一张脸却觉得伯伯比严格的父亲要生动许多,“记得没有?”
“记住了!不过这个人的名字为什么要和伯伯的名字写在一起?”
“因为他很重要啊。”伯伯说的认真,伸出一根手指触在那个名字上。
“重要是有多重要?”
“你喜欢喝果汁吗?”
“喜欢!”
“那就是十瓶果汁那么重要。”
十瓶果汁是有多重呢…我傻傻的想着,眼睛跟着他翻页的手一页页的看过来,像父亲的重要资料一样,这本书里也夹着不同的纸条,某月某日旅游,某月某日争吵,某月某日叶修胜,不怎么严肃的充满了生活气息的句子。
“这个人是谁?”肉肉的手拦住要翻页的手,指着书页里夹着的照片问着。
“韩文清啊!”
“那这个呢?”
又是一张照片,年幼时就像健忘一样记不得脸,每看见一张照片都抬头问他,他一遍遍重复着,嘴唇开合,完全不见不耐烦的神色。
“韩文清啊!”
“是韩文清啊!”

伯伯不常回家,几乎几月才见一次,后来伯伯好像和爷爷吵架了,那天第一次见爷爷发这么大的火,父亲眼圈红红的抓着叔叔说着什么,晚饭后奶奶把伯伯带到房间里,那天我被吓得不敢睡觉,趴在自己房间的门缝边上偷偷看着大厅上的灯亮了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再醒了的时候看到伯伯站在我房间的窗口抽烟,我一直以为他不抽烟,虽然他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但从没见过他在我面前抽烟,被奶奶叫去谈话的伯伯好像累坏了,我坐起来光脚走到他旁边他都没注意,伸手轻轻拉了拉他衣角。
“伯伯早安。”
“早啊,长高了啊你。”他抱歉的笑了笑,把烟按灭在窗台的烟缸里,蹲下身费劲的把我抱起来看着窗外,远处的天红彤彤的,清晨的味道混着他的烟草味飘进鼻腔,“你看,天亮了,伯伯该回自己家了。”
“伯伯什么时候再过来玩?”
“我也不知道啊…工作忙了,可能没时间回来了。”
“那,下次回来记得要陪我玩啊,这次都没陪我。”
“好。”

那之后伯伯的工作好像越来越忙,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他,那本书也不再被束之高阁,改放在父亲的书桌上,偶尔想伯伯的时候就坐在书房里拿着书翻看。
“某月某日,难得和老韩出去一次他居然断我烟,算了断就断吧,他开心就好。”
“某月某日,这赛季他好像一直状态不好,找时间约个jjc吧。”
“某月某日,老韩这人好像真当我退役了,带君莫笑回去吓吓他。”
“某月某日,“龙抬头?是谁在台上!”哈哈哈哈镜头里的老韩太傻了,等我回去。”
“某月某日,又一个冠军,服不服。”
“某月某日,在一起十年了哎嘿。”
不知不觉那本书已经翻到了最后,书里的照片,纸条上的文字,仔仔细细的又看了个遍,最后一页是一句不属于伯伯字迹的手写。
“十周年,我爱你。”
没有署名,但是这行字是谁写的心照不宣。我的手指不自觉的摸上那行字,却发现被夹在书皮里的这一页后面竟然还有一张纸条。
“某月某日,三十多岁了,私奔吧老韩。”

叶神和韩老板的睡前故事

#这章异常ooc预警_(´ཀ`」 ∠)_可能还会有日常旅行吧…
还是喜欢的欢迎看点开头像看前两段,没有电脑链接不过去了…
1.叶神与韩老板的日常
2.叶神与韩老板的日常聊天

后来,韩老板也退役了,作为指导留在了霸图,跟叶大神一起搬回了之前他们一起住的那间屋子,又请了一个月的长假,说要整理一下,再带家属出去旅游一趟,至于那个家属是谁,所有人都心照不宣。
不过那个整理一下可不只是小窝,还有某位大神的作息。
韩老板早就看他这样不规律的作息不顺眼了。
不算暧昧期他们在一起了大约八年,这样的朝夕相处却是第一次。韩老板是认准一个东西就不会轻易改变的人,他不想因为熬夜这点破事让他计划的几十年的相处缩短个几年——熬夜伤身可不是闹着玩的。
于是,回家的第一天夜里,十一点刚过叶大神就被韩老板从电脑前薅回床上,眼巴巴的看着韩老板把屋里的灯都关掉只留了床头的小夜灯。
“老韩,我睡不着,你给我念个睡前故事吧!”
才躺下,身边那个人便扒了过来,韩老板早知道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打比赛时有多强硬面对他时就能有多任性。询问的话还没出口,打开电子书的手机就摆到他面前。
小王子?好像是苏沐橙让他看的这本书,怎么突然想起来了。
诧异的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胸口上的叶大神,接过手机清清嗓子念起来。韩老板的声音比平常人更低些,做那档子事时附在耳边无论说什么都让人觉的异常害羞,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更适合夜间故事——沉稳,低缓,字正腔圆,意外的适合这个温柔的故事。
“那么,一旦你驯服了 我,这就会十分美妙。麦子,是金黄色的,它就会使我想起你。而且,我甚至会喜欢那风吹麦浪的声音…”
韩老板下意识瞟了一眼伏在自己胸口的人,意外的发现那人也在盯着他看,眼睛亮晶晶的——好像那只褪去了狡猾的,等爱的狐狸。
不同的是他情愿驯养他,他们之间没有那朵骄傲的玫瑰,没有需要去对别人负责的时间,他们只能是彼此的。
“请你驯服我吧…”
叶大神等了半晌没等到下文,顺口接了下一句,肩膀突然被对方抓住拽了过去,嘴唇被人含住吮吸。
“我这么有魅力都能给你看走神了?”
“你发现了。”
“当然,我看着你呢!”
韩老板很喜欢他这句话,全联盟都在看着的叶大神眼里满满的只有他。
“你上一句说的什么?”
“我这么有魅力…”
“再上。”
“……请你驯养我吧?”
“好。”

叶神和韩老板的日常聊天

也不知道算不算跟之前那篇有关联,姑且链接一下,喜欢的可以去看看。

叶神和韩老板的日常:http://linfusuiyixian.lofter.com/post/1d9e0c80_e4c302c

——————————————————————————


据叶大神说他和韩老板年轻时也是浪漫过的,比如下雨天共撑一把伞(叶大神执意自己举着,淋了韩老板一头水),比如半夜一起出门吃烤串(叶某人喝了几口就喝多了被韩老板背回去不说,那天还刚好是第二赛季总决赛结束),兴欣众人表示这不是秀恩爱这是叶大神单方面家暴。
“不过浪漫的事倒真有一件,估计他们自己都没当回事。”
沐橙姑娘笑着看了一眼叶大神,他本人表示并不在意,这么多年他确实忘了他们之前具体发生了什么,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倒也有意思。


话说起来还是十年前,叶大神还是小叶子的时候借住在苏家兄妹的小出租屋里,冬天不想出门去网吧,日常就是醒着和枪祖宗抢电脑,睡前跟他抢手机,两位神整天在屋里闹哄哄的,逗的小沐橙直笑。直到后来生活条件好点了又买了一台电脑,不过手机一直因为小叶子没有身份证办不了手机卡而作罢。

“哥,我觉得叶修哥可能是谈恋爱了。”

小沐橙手指戳戳还没睡醒的哥哥,枪祖宗眯着眼睛盯着蜷在沙发里同样眯着眼睛,正看着手机屏幕努力清醒的一片懵叶——印象里他刚住到家里时好像真没这么沉迷手机。一肚子坏水的兄妹俩对视一眼,轻手轻脚的摸过去,一个使劲捂住小叶子的眼,一个顺势抽走手机。

“叶修,起床了。韩文清?”

枪祖宗放开还没反应过来的懵叶,凑到自家妹妹身边去看屏幕上的短信,揶揄的一字一顿读出来那个发件人,手指一动又往上滑了两下,上面清一色的都是发件人韩文清,内容无非就是叫他起床催他睡觉,翻到最上面的一条,是叶修发出去的。

——明天叫一下我起床,有活动,要跟秋木苏抢电脑!一叶之秋。

“哎哟,这哪家好姑娘天天还叫你起床这么贴心啊?名字还挺文艺,文清。”

“……你确定想知道?”

“我认识吗?”

“大漠孤烟。”

 

沐橙姑娘一边说着一边试图做出那时她哥哥的表情,兴欣众人早就在旁边笑的停不下来,叶大神好像也想起来这码子事,叼着烟笑着,烟灰一抖一抖的往下落,他当然也不吝说这些小事,不只是一开始的早安晚安,还有后来赛前赛后的揶揄,退役的争吵,出征国家队的祝福。

“所以叶修你们俩现在还有再这样发消息吗?”

“当然不发了。”

叶大神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两个姑娘靠在一块唏嘘着,几个糙汉子吐槽她俩的多愁善感。

“现在我们俩住一起了你们知道的啊!还发什么消息。”

 

“哎,老韩,咱俩以前的聊天记录你存过没有?”

“一部分,怎么了?”

“看看呗!”

韩老板的私人电脑前,鼠标一拖,一个文件夹里满当当的全是截图,十来年下来足有几万张,叶大神也是无聊,点开第一张之后就摆摆手表示不用韩老板了,自己坐在电脑前啪啪的点鼠标浏览着。

——留个手机号吧以后好联系。

——134xxxxxx,韩文清。


叶神和韩老板的日常

#就一段子,写着玩的韩叶

话说咱叶大神退役之后就跟韩老板过上了同居的快乐生活,假期里三句话抱一块五句话打个啵的,某张姓队员表示队长什么时候都开始这么没羞没臊了。
不过韩老板当然不是每天都在家里陪这位退役在家闲来无事的神没羞没臊,工作日这位神就只能自己在家里骚扰骚扰工会,给各个战队的后勤工作添点麻烦。不过一周到头总有那么一两天会从无休无止的荣耀变成无休无止的思念韩老板,在那一两天里跟霸气雄图争野图boss的对手总像是如有神助…不,应该说就是有神助。
刚开始没关系,韩老板也只是装不知道,时间长了就算一周只有这么一两天也够公会会长哭的了,于是蒋游又求爷爷告奶奶的找上了战队。
问题解决了,韩老板出门上班之前带走了家里所有的帐号卡,但是叶修就无聊透了,一天里半天都卷在被子里靠周公解闷,另外半天蹲在电脑前连语音给兴欣做点指导工作。
日子淡出个鸟了。叶大神想着在厨房里来回转悠,突然觉的冰箱顶上的茶叶罐很顺眼…
于是韩老板回家之后就收到了一杯茶和一个恶心兮兮装作贤妻良母的叶神。
“…你这是在报复我?”
“哎哟你冤枉我啊,我这都给你沏茶奉上了!”
韩老板低头瞟了一眼茶杯,一杯茶满满的都是茶叶,上面一朵小茉莉转着圈,连上下浮动的空都没有。
“明天你跟我一块搬去宿舍住。”
叶大神:计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