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闻

沉迷老魏老韩叶修老林,养老的生活_(:з」∠)_

喂食记【一八】

轻松向没营养x诸位食用愉快。

-----------------------------------------------------------------------------

00

齐八爷救了一只小白兔。

白白的,软乎乎的,手指伸进毛里感觉暖融融的,八爷喜欢得紧,成天当个宝贝似的疼着,算卦的时候就把小兔子搁在旁边的软垫上,他自己嘴里嘚吧嘚吧不停的说,小兔嘴里咔哧咔哧不停的吃。

02

小兔子刚来的时候可不是现在这样活蹦乱跳吃嘛嘛香。

最开始不知道是哪家小姐嫌弃这断了一条后腿的兔子,小不丁点的被丢在街边瑟瑟的挨着柱子蜷缩,发觉八爷拿着招子靠近还警觉的往旁边一蹦,不过它要不蹦八爷也发现不了它。

看着小东西怪可怜的,八爷从肩上的褡裢里拿了块布出来把兔子裹上抱进怀里,卦也不算了直接走回香堂。

一时心软抱是抱回来了,兔子的断腿也给接好了,不过他一个大男人养幼兔那不跟养孩子似的难为人吗…

撑着头盯着身上没几两肉的小兔子,两双圆圆的眼睛对视,没得出什么结果倒是越看越稀罕,没忍住凑过去蹭蹭兔子鼻头毛。

“养了。”

嘴里叨咕了一句忍不住又蹭了一下,小兔子轻轻打了个喷嚏,耳朵抖啊抖的,逗得八爷直乐。

03

起初小兔子顶怕生的,尤其怕长沙那尊佛

张启山过来喝茶的时候正好看到八爷坐在地上,指尖捏着一根牧草喂兔子。多大人了没个正形,一边喂一边还把牧草往回收,看着兔子一点点往前蹭咧嘴笑得开心。

“八爷今日闲在?”

一句话惊了一人一兔。八爷没事,拍拍长衫上的浮土站起来,旁边的小毛团子就不行了,哪受过这惊吓啊,吃的好好的一下子多了这么老大尊佛,整只兔都不好了,一蹦一颠的躲到八爷两脚之间就露了个尾巴球。

“嘿嘿佛爷,我家这兔子怕生你就别吓它了,你看怪可怜的。”

弯腰把小兔子抱出来,小东西眼睛瞪得滚圆,后腿往后蹬着想挣脱,八爷把它抱在怀里顺着背毛,又举起来蹭蹭鼻尖。

“你看,它不害怕了。”

算命的献宝似的举着兔子递到张启山眼跟前,一个小动物一个小动物似的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张启山突然有一种…被什么击中的错觉。

“哎?怎么又开始发抖了?你别怕啊佛爷不是坏人!”

自家伢子不喜欢伢子他伢老子要何解咯!

04

起初八爷以为兔子是不喜欢当兵的身上那股子戾气,却没想到兔子意外的喜欢副官。

齐八爷撑头眯眼,也不管佛爷要请他过去这事,盯着正抱着兔子摸得开心的副官。

“副官,你笑一下。”

副官虽然觉得奇怪,看在怀里小兔子的份上还是咧嘴笑了笑,还顺带损了八爷两句,具体说了什么也记不大清楚,印象里只有副官那露出的俩门牙,跟他家伢真像。

怪不得呢…八爷嘟嘟囔囔的抢过兔子上车。

谁看见自己同类不亲哦!

05

天不怕地不怕的张启山第一次面对什么东西这么头疼。

只要齐铁嘴不在,这小兔子肯定钻到一个角里,任自己怎么叫都不出来。

有点发愁。这老八见天的把兔子当儿子宠着,蠢得绊一下老八都心疼的过去瞧瞧,这兔子再这么不理自己下去估么着老八都不愿意自己到他香堂里来了。

张大佛爷坐到床头的桌子前,瞧着屋里也没别的人,自己对着镜子呲着牙瞧。他和副官是堂兄弟,长相还有几分像的,尤其是笑起来,小时候总有人会认错他们。就算自己平时总板着脸,也不至于人见人怕,怎么这长相在兔子面前就不管用了呢。

八爷一进屋就看见自家佛对着镜子呲牙咧嘴的犯愁,凑近了呲牙学他那个表情,张启山无奈,站起来使劲拍拍他肩。

“干嘛呢你。”

“老八还想问佛爷您干嘛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佛爷您又穷奇附身了呢!”

摇头一巴掌拍在乐呵呵那人的额头上,那人不满的捂住额头,肩膀撞过来没个站像的贴在自己身边。

“佛爷都不问问老八有没有什么辙?”

“你说?”

“喂吃的!”

老八眼睛亮晶晶的,张启山总有一种他不是让自己给兔子喂食而是自己在讨食吃的错觉。

06

事实证明八爷还是靠谱的,对于他家小兔子来说,没什么是一根胡萝卜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是两根。

啃胡萝卜的兔子和啃苹果的八爷一边一个偎在张启山两边,张启山突然觉得他是不是也应该找个什么爱吃的,跟他家堂客和伢子画风一致,不过还是作罢。

张启山还是更喜欢做一个削苹果递胡萝卜的喂食者,毕竟兔子也好八爷也好,都吃的这么好看。

(完)

评论(16)

热度(157)